熱門搜索:

油氣改革進入快車道

    發布時間:2015-07-13 10:01:21    點擊:
編者按

  油氣改革動向成為近期關注熱點。油氣綜合改革體系、中石油、中石化等石油央企改革引起各方廣泛關注。

  從今年4月份起,發改委綜改司就啟動了油氣體制改革總體方案的制定。發改委綜改司已開始制定《油氣改革總體方案》,預計7、8月份會有初稿,9、10月份將提交給中央深改組。

  在過去很長時間里,國內原油市場一直被中石化等中字頭企業控制,目前國內原油進口分為國營和非國營貿易,前者主要集中在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中化集團等國有企業,而獲得后者資質的企業雖有20余家,但進口回來的原油只能用于中石油和中石化的煉廠加工。

  而石油工業作為國家的命脈,從建國初期的石油部到后來的國家石油公司,經歷了國家直接掌控到間接掌控的過程,同時也進行著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變。時至今日,我國的油氣產業還有諸多的問題需要解決。

 

  油氣上游改革拉開序幕 新疆油氣區塊擬公開招標

  ■ 李春蓮 報道

  

  7月7日,記者從國土資源部獲悉,為促進油氣上游投資主體多元化,新疆6個石油天然氣區塊將公開對外招標。這被認為是以新疆為試點的油氣上游改革拉開序幕。

  實際上,早在幾年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中石油、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以地方參股的形式展開合作,共同投資勘探開發準噶爾盆地油氣資源。

  有分析師表示,此舉有望結束油氣上游領域長期以來由國有石油公司專營的局面。但是,必須指出的是,普通民企進入上游勘探是一個較為艱難的過程。

  新疆6個油氣區塊公開招標

  6日,國土資源部在其網站上發布消息稱,為加大油氣勘查開采投入力度,促進油氣上游投資主體多元化,經國務院同意,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開展油氣勘查開采改革試點工作。國土資源部決定對新疆石油天然氣勘查區塊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進行公開招標出讓。

  本次共有6個招標區塊供選擇,包括新疆布爾津盆地布爾津地區油氣勘查;新疆塔城盆地裕民地區油氣勘查;新疆伊犁盆地鞏留地區油氣勘查;新疆塔里木盆地柯坪北地區油氣勘查;新疆塔里木盆地喀什疏勒地區油氣勘查;新疆敦煌盆地羅布泊東南地區油氣勘查。

  國土資源部官方微博對此發布消息稱,國土資源部承諾勘查工作量多的企業將中標,此舉標志著以新疆為試點的油氣資源上游領域改革正式拉開序幕,有望結束油氣上游領域長期以來由國有石油公司專營的局面。

  據了解,本招標出讓勘查區塊的勘查許可證有效期為3年3個月,從勘查許可證有效期開始之日起算,前3年為勘查期,后3個月為考核期。中標人承諾的勘查工作量應在勘查期內完成,招標人在考核期內對中標人履行承諾情況進行考核。

  此外,對投標人的資格要求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不含港澳臺)注冊、最終絕對控股股東或最終實際控制人為境內主體、凈資產人民幣壹拾億元(10億元)以上的內資公司,具有良好的財務狀況和健全的財務會計制度,能夠獨立承擔民事責任。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也向記者表示,開發勘探至少說明改革在向前進,但還要看開放的質量,如果是為了開放而開放,那么效果會大打折扣。他還指出,以前更多是拿出一些區塊做開采合作,勘探因為涉及地質地理能源安全等,沒有放開。

  隆眾石化網分析師趙桂珍還告訴記者,盡管這是一個好的開頭,但是普通的民企獨立完成油氣勘探有一定難度,需要一個過程去實施,后期道路比較艱難。

  新疆成油改試點

  實際上,市場一直有預期新疆將成為油氣改革的試點。

  早在2012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中石油、新疆生產建設兵團以地方參股的形式展開合作,在克拉瑪依組建了紅山油田,共同投資勘探開發準噶爾盆地油氣資源。這已推進了社會資本、民營資本與國有資本的合作。根據協議,合作資源面積為100平方公里,總儲量達4025萬噸,合作期限為20年。

  此外,今年年初,中國石油新疆銷售分公司正式變更為中石油新疆銷售有限公司,企業性質也從央企駐疆分公司改為自治區國資委監管的國企。

  據了解,下一步中石油新疆銷售有限公司還將出售部分股權,由自治區人民政府和兵團推介或由中石油新疆銷售有限公司招募當地優質企業合資入股,成立合資公司按公司法規定的法人治理結構運行。

  2015年被認為是油氣改革的關鍵一年。從目前的形勢來看,油氣改革方案出臺的時間越來越近。5月份,國務院批轉發改委《關于2015年深化經濟體制改革重點工作的意見》強調,要研究提出石油天然氣體制改革總體方案,在全產業鏈各環節放寬準入。這意味著改革的思路將涉及石油天然氣上中下游各領域的市場準入。

  根據媒體此前的報道,油氣改革方案有望7月份出臺,兩大油企近期也雙雙表態要全面深化改革。一直以來,油氣行業的上游領域是壟斷程度最高的一個環節,上游的高度壟斷制約了油氣改革的實際效果。

  安信證券分析師衡昆表示,只有上游領域的壟斷有序放開,才能將油氣改革的效果有效地向中下游傳導下去,否則改革將難以進行。

  需要一提的是,實際上,油氣改革已經在逐步推動。5月27日,發改委初步確認山東第一大煉廠東明石化可使用進口原油750萬噸/年,是首家可以使用進口原油的煉廠。前不久,東北最大的煉廠盤錦北燃也獲得審批可以使用進口原油。此外,山東墾利與利津也分別獲得300萬噸/年左右的進口原油使用權。

  隨著進口原油使用權逐步放開,原油進口權放開也被業內認為指日可待。

  中宇資訊分析師高承莎曾向記者表示,原油使用權的進一步放開,有利于打斷目前上游板塊為國有企業壟斷的局面。“這些舉措都為進一步有序破除石油上游領域的壟斷做出了良好的鋪墊。”衡昆也認為。

  “一帶一路”為油氣產業再進階帶來機會

  ■ 楊楠 報道

  

  油氣合作是“一帶一路”戰略的重要內容。為滿足不斷增長的油氣需求,中國目前正在籌劃和建設多條以油氣為主的能源通道,其中包括中亞四條能源管線、海上絲路能源樞紐、中俄油氣管線合作、中巴能源走廊和中緬能源通道等。權威機構研究結果顯示,中國已是世界最大的能源消費國,同時已取代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原油進口國,目前中國原油對外依存度接近60%,天然氣對外依存度達30%,未來中國天然氣對外依存度還將增加。

  在國際上,歐美專家紛紛預測評論,借助“一帶一路”戰略成為中國全球化進程的發展舉措之時,中國的油氣產業將會利用資金、技術和裝備的優勢基礎,助力中國能源消費結構實現量子化巨變。

  那么,“一帶一路”油氣投資和裝備需求機會會有多龐大?隨著“一帶一路”的開展,中國油氣企業乘勢加大油氣產業投資和油氣裝備輸出,能否打造油氣產業全球的新格局?

  影響必定加大

  油氣是中國與絲綢之路經濟帶沿線國家合作的重要方面。中東、中亞國家有油氣資源和出口的需求,我們有廣闊的市場和進口的需求,雙方不僅可以進行油氣貿易,還可以在技術上和人才交流上進行合作,并且帶動我國西部油氣工業的發展。

  對于目前中國在國際能源格局中的影響,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徐飛彪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到目前為止,中國雖然是油氣進口大國,但是我們在國際能源格局中話語權還是比較小的。雖然我國是能源消費大國,但目前,中國還不是國際能源署(IEA)的成員國之一。總體來說,中國在國際能源格局方面的力量與我們國家的實力和地位還是有些不太相稱。

  “全球的油氣產業,中國嚴格意義上說不能算是領頭的。”中國石油大學中國能源戰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員劉乾向記者表示,雖然中國在原油消費和煉油產業上體量很大,但是油氣無論從上游的勘探開發還是到社會制造的產能建設,技術的領先程度包括投資的能力,以及一些全球性戰略項目的開發,中國并不能排在非常強的行列之中。

  “在塑造全球能源新格局方面,我國目前還不能做到這一點,但是在一些局部方面,我們可以形成一定的影響力,而且影響力會逐步加大。”徐飛彪認為。

  隨著“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石油天然氣整個產業隨著“一帶一路”利好政策的推動,中國的石油產業海外投資、中層服務、設施建設包括設備工藝,都會有非常大的發展機遇。劉乾表示,目前我國無論從政府國家層面,還是石油公司層面,都在非常認真的研究石油天然氣在整個“一帶一路”戰略的地位,以及如何利用好國家給出“一帶一路”戰略中的利好政策,可以說發展前景很好。

  在“一帶一路”戰略中,互聯互通中很重要的內容就是能源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徐飛彪認為,如果這個項目推廣順利的話,首先有利于促進我國能源安全,使得能源結構更加的多元化;其次有助于降低我國能源進口的風險。中國油氣基礎越來越強,如果“一帶一路”的工作做好,更有利于推進我們與原油出口國的關系,會使中國在定價權方面影響力增加。

  目前原油價格比較平穩,相對低價態勢能夠維持一段時間,這對能源結構的改進是有幫助的。“目前煤在我國能源結構中所占比例較重,隨著油氣價格的鞏固,尤其是天然氣這一塊,比例肯定會上升,但如果說從根本上改變,還是需要時間的。”徐飛彪表示。

  民營油企加緊布局

  中國油氣產業近年來一直在積極布局海外,中海油收購北美Nexen(尼克森)油氣公司和中石油參股世界第二大油田哈薩克卡薩甘油田成為經典佳話。不僅如此,還有更多的民營油氣公司紛紛進軍國外油氣的捷報。

  前些年,在“走出去”的中國企業大軍中,大型國企為主。這兩年,民營企業走出去增多,“一帶一路”戰略之后,民營企業走出去現象更是越來越多,民營油氣公司熱衷于配合海外戰略布局。

  從上游開發的角度來講,中國整個油氣產業里存在的固有矛盾在這一方面有所體現。大部分市場份額都是由三大石油公司掌握的,導致的結果就是,民營企業在國內的市場比較小。相比之下,國際市場上的市場空間相對較大,再加上國際上對于民營企業進出口貿易政策方面有諸多優惠,形成優勢。

  民營油企為何對于進軍海外興趣如此之大,徐飛彪認為原因不止在此。他認為,原因有幾個:第一,整體民營企業在迅速壯大,這也是主要原因,實力的增強,使得民營企業“走出去”更加有底氣;第二,我國對外開放“走出去”的格局在擴寬,“一帶一路”迎來了“走出去”的新階段,在這個階段中,民營企業開始與大型國企相配合的往出走。國有企業的優勢在于經驗更為豐富,實力強大。民營企業的優勢在于更加靈活。國家的金融改革,進一步釋放了民營企業的融資活力,使得投融資的渠道變得更加多元化。民營企業與大型國企之間的這種重組配合,為企業“走出去”掃清了資金上的障礙;第三,也與我們國家的政策導向有關,“一帶一路”更加重視市場導向。如果像以前那樣,主要靠國企,這條路會越走越窄,中國的大型國企進軍海外,引發了發達國家的很多猜忌,所以我們也需要一個更加靈活的,以市場為導向的“走出去”方式。在油氣領域,民營企業的加入,會使得我們在對外能源投資方面的效率更高,效益更好,是一件好事。

 

  油氣體制改革

  民企迎利好

  

  ■ 陳其玨

  

  油氣體制改革的大船即將起航,但在具體的改革次序上仍有先后。多位接近或參與改革的人士近日向記者表示,未來油改預計會把油和氣的改革分開進行,天然氣領域的改革有望優先于油,包括率先放開氣價和天然氣的進口等。

  天然氣進口權或先放開

  “油氣改革應該會首先在天然氣領域推進。”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資源與環境政策研究所副主任郭焦峰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天然氣領域的市場化程度總體比較高,部分品種如lng、頁巖氣、煤層氣、煤制氣的價格都已經市場化。從有利改革推進的角度,可以讓氣價進一步放開,或更多按市場化的要求來制定氣價。

  目前,國內天然氣價格有兩種定價機制:一類是管道氣、進口氣采取門站指導價,按凈回值法定價;另外一類如頁巖氣、煤層氣、煤制氣等的出廠價以及進口lng的氣源價格則已完全放開。

  “所有的城市燃氣公司都認為,目前的居民氣價之所以下不來,是因為他們無權到國外去買氣,即便買了氣也無權做油氣儲藏。因此,未來類似天然氣競爭性環節的業務和競爭性環節的價格都要放開。”國際能源專家武建東教授對記者說。

  他也認為,油氣體制改革會把油和氣分開進行,天然氣的進口則會先放開。

  民企參與的約束將放松

  除了氣價外,更多限制民企參與的體制性約束也將放松。郭焦峰稱,目前民企已可參與頁巖氣探礦權的招標,但僅此還遠遠不夠,因為頁巖氣的礦業權基本上還掌握在三大油的手里。要想讓礦業權真正市場化,還需要建立一個礦業權的資源庫,讓民企有大量可供競標的礦業權資源。另外,已有的、國家出資勘探過的礦業權資料服務也應放開,這對招投標有很大意義。當然,民企參與礦業權招投標缺少人才隊伍,這個問題也有待解決。

  “非常規油氣的勘探開發人才基本還在‘三桶油’那里,民企這方面困難很大。因此,上游油田服務板塊應該更多推向社會,讓更多投資方能在社會上找到優秀的油服機構,為勘探開發提供服務。光有錢沒有這些機構、人才,還是遠遠不夠的。”郭焦峰說。

  他認為,這不只是“三桶油”的責任,也應該是國家層面考慮的問題,例如中國缺乏一個礦業權交易市場和對資源儲量、地質情況進行評價的中介機構。如果國家能形成這樣一個市場氛圍,才能吸引更多主體進入市場進行開發。如果條件不具備,頁巖氣勘探權放開的效果也就打了折扣,“當然,‘放開’仍是推動礦業權市場化改革的一個很重要方面。”

  天然氣管網體制也需改善

  石化專家、中國大宗商品發展研究中心秘書長劉心田則認為,氣改要通源流,就是要把天然氣真正作為商品來流通,但實現這一步有相當困難,需要較長時間。

  “短期內可行的做法是把常規天然氣、煤層氣、頁巖氣、煤制天然氣甚至沼氣等各種氣資源盡可能集成起來,挖掘資源和價值的洼地,匯流成海。同時,要讓參與企業嘗到甜頭,鼓勵企業從海外拓展氣源,而國家則可在稅收、補貼等方面給予戰略性扶持,由此才能逐步破解國內天然氣領域的諸多瓶頸。”劉心田說。

  此外,涉及天然氣管網方面的體制機制也需改善。郭焦峰表示,首先應把天然氣管輸與銷售分離;第二步應建立一個管輸容量的交易平臺,只有如此才能看到公平、公正、公開的交易記錄,以滿足監管要求。

  他還建議,管網方面可嘗試三個層面的改革:一是會計獨立或財務獨立,例如有些管道只屬于一家企業、和別的資產沒有什么關系,則可考慮會計獨立,讓成本、價格、費用可以公開;二是法律獨立,如有些省內管道可通過法律獨立進行混合所有制經營;三是產權獨立,如跨省管道因建設資金要求非常大、盈利周期長,可以考慮在國家層面成立一兩家產權獨立的管道公司。

  改革的印記

  

  2014年6月13日,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六次會議,研究中國能源安全戰略,并提出推動能源消費、能源供給、能源技術和能源體制四方面的“革命”。

  2014年11月19日國務院印發了《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劃(2014-2020年)》計劃提出,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方向,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深化能源體制改革,為建立現代能源體系、保障國家能源安全營造良好的制度環境。

  2015年2月28日,國家發展改革委發布天然氣價格改革通知,決定自2015年4月1日起將存量氣和增量氣門站價格并軌,全面理順非居民用氣價格,同時放開直供用戶用氣門站價格。其中,通知還要求積極推進交易市場建設,引導放開價格的氣量進入交易中心交易。

  這在業內專家看來,發改委此番打出了一套強有力的組合拳,一方面將部分天然氣價格放開,另一方面大力推進交易市場建設,為這部分氣源提供公平競爭的交易平臺。交易市場的建設將改變現有天然氣生產、貿易模式和體系,有助于打破壟斷,倒逼能源體制改革。

  2015年5月18日,國務院批轉發改委《關于2015年深化經濟體制改革重點工作的意見》強調,要研究提出石油天然氣體制改革總體方案,在全產業鏈各環節放寬準入。

  有專家認為,改革的總體方案將具體從能源法治體系建設、能源管理體制改革、多層級市場體系構建、價格改革和監管改革等五大領域下功夫,從上中下游各個環節入手,建立中長期規劃目標,試點先行,穩妥推進,分步驟實現戰略目標。

微信二維碼

歡迎關注
品牌與評價公眾號

微信二維碼

歡迎關注
品牌與評價公眾號

返回頂部

台湾麻将下载 平特一肖找官方网站 2019今期开码结果开奖今晚 安徽时时平台注册码 香港2018开奖最快历史纪录 快三胆码挑选技巧 欧洲五大联赛转播费排名 重庆时时走势图怎么看 2018最新白小姐 三分时时彩计划群 足彩网比分直播 七星彩开奖结果今天晚 老时时专家杀号定胆 开奖码开奖结果 pk10是国家彩票吗 查下福建十一选五开奖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查询